陕西市政网

  • 网站客服:029-33567925
  • 合作热线:029-32116066
  • 猜你喜欢
    查看: 62|回复: 0

    一个曾是血流成河的地方

    [复制链接]

    4876

    主题

    4889

    帖子

    1550

    积分

    巡检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50
    发表于 2019-11-4 15:2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一扶眉战役主战场强家沟的历史故事
    文/强玉昌
      我的老家一一陕西省扶风县午井镇强家沟村,在村委会大门对面高耸的自来水塔墙体,从2017年7月,呈现了【扶眉战役主战场】七个醒目的黑体大字,引起了村民和过往人们的驻足观望,对相关一些鲜为人知历史的谈论。
    1.jpg
      强家沟村位置在扶风县西南30华里,处于扶风、眉县、岐山三县交界之地,可谓鸡鸣闻三县。地势为平缓型丘陵,且南为渭北坡崖,易守难攻,故从东而逃的国民党38军在此驻扎。1949年7月12日从早到晚,,在以强家沟村为中心,长10华显,宽5华里的狭长地带,国共两军聚集了数万人,发生了与东北三大战役近乎相提并论的扶眉战役,杀的天昏地暗,血流成河。强家沟行政村,解放前分为沟里、街里、南场、西窑庄、东窑庄、豆村底下、豆村塬上,解放后分为七个小队(小组),现有人口二千多人,以强姓为主,还有张、权、刘、李、朱、杨、何、赵、任共十个姓,曾经还有迁转眉县马家镇拓荒繁衍生息的马姓。这个一直安静、普通的村庄,由于扶风战役历史故事的挖掘和地标呈现而越来越知名和睻闹了。
    2.jpg
      人们从街谈巷议中,一传一,十传十,了解到解放大西北扶眉战役时,曾经军号声声、马踦踏踏,硝烟弥漫,杀声震天,遍地血尸,敌我双方在战役内线对恃搏杀上阵兵力数万人,外线攻防设局共几十万人,仅仅四天的激战,双方就在強家沟及相邻地方,重伤及死亡近五万多人,解放军阵亡的最大指挥宫高增岳副团长,就牺牲在强家沟阵地上,日今中央政治局常委,原陕西省委书记栗战书的叔父,栗政勇营长牺牲于邻近三华里的,眉县渭北高塬下面的阻击战中。等等相关的战役时大小历史人物与事件逐渐的从历史尘埃中浮现。
    3.jpg
      据史料记载,1949年7月10日至14日,彭德怀指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与从西安败退的17万国民党军,进行了著名的“扶眉战役”,完全解放了关中。扶眉战役是解放战争中具有里程碑式的地位,它与著名的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淮海战役一起,构成了解放全中国的四大关健战役。1949年7月10日至14日,彭德怀司令员和习仲勋政委指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与41万国民党军进行了著名的"扶眉战役",完全解放了关中。第一野战军彭德怀司令员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关于解放大西北的战略部署
      一野彭德怀司令员亲临前线指挥扶眉战役
    4.jpg
      1949年6月,国民党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和西北军政长官公署代长官马步芳、副长官马鸿逵等部联合向进军陕西省中部的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反扑,在咸阳、西安地区受挫后,被迫西撤转入防御。胡宗南以所属第18兵团部指挥第65、第38军位于扶风以南、渭河以北陇海铁路两侧驻扎,(当时38军军部就在强家沟村五组一户何姓的农家里),以第36军(欠1个师)、第90军位于渭河以南眉县、金渠镇、槐芽、哑柏镇地区,以第57军一部守备宝鸡,以第17、第36、第69军各一部控制西安以南至宝鸡一线秦岭北麓诸要隘。马步芳部第119军位于武功至扶风一线,第82、第129军位于长武、彬县、永寿地区,马鸿逵部第11、第128军位于崔木镇、麟游地区。胡宗南、“二马”两集团企图凭借有利地形,联合作战,阻止第一野战军西进和南下。
    5.jpg
      1949年6月下旬~7月初,由人民解放军总部直辖的第18、第19兵团由山西入陕,其中第18兵团由周士弟率领,第19兵团由杨得志、李志民率领,两个兵团改归第一野战军建制,使第一野战军总兵力增至40万人,由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委。六月中旬,第一野战军决定成立第一兵团和第二兵团,第一兵团由王震任司令员兼政委,辖第1、2、7军;第二兵团由许光达任司令员,王世泰任政委,辖第3、4、6军。第一野战军彭德怀司令员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关于解放大西北的战略部署
    6.jpg
      彭德怀、习仲勋在咸阳的北部山区旬邑马栏研究制定了解放大西北的部署。釆取先钳“马”打“胡”,后钳“胡”打“马”的方针,决心发起扶眉战役,以1个兵团牵制“二马”集团主力,集中3个兵团歼灭位于扶风强家沟、高望寺地区、眉县渭河铁路两侧地区的胡宗南及马步芳两集团各一部,迫使胡宗南集团退往汉中,进而孤立“二马”。以第2兵团由醴泉经乾县、青化镇迂回至益店镇、罗局镇,切断武功、扶风县强家沟、高望寺地区国民党军西退通路,尔后向这一地区的马步芳、马步逵"二马"驻守部队发动进攻。
    习仲勋和彭德怀研究解放大西北战略部署
    7.jpg
      与此同时,彭德怀指挥第18兵团的一部分由东向西实施攻击,相继占领武功、杏林、绛帐等城镇,歼灭第65军第187师大部和第119军第244、第247师各一部;第1兵团一部在周至以南黑山寺歼灭第36军第123师一部,尔后主力沿渭河南岸西(安)益(门)公路西进,在哑柏镇、横渠镇及其以南地区歼灭第90军大部,并向眉县急进。至此,第一野战军从东、西、南三面完成了对扶风、眉县地区国民党军第18兵团部及第38、第65、第119军的战役包围。该地区守军仅第36军和第90军残部自眉县撤入秦岭山区。12日拂晓,被包围的第65、第38军全力向西突围,企图由强家沟一带经罗局镇撤向宝鸡。第2兵团第4军顽强阻击,连续打退国民党军10余次轮番攻击;第3、第6军在相继由东向西攻克扶风县城和午井镇、高望寺诸要点后,即向强家沟西去罗局镇地区的国民党军侧后攻击。 至12日中午,国民党军3个军被压缩在午井镇以西、罗局镇以东的强家沟、高望寺及以南的渭河滩上。7月12日15时,第一野战军各兵团对被围之国民党军发起总攻,激战至20时,歼其大部,余部南渡渭河,
    8.jpg
    国民党西北军阀马步芳
    9.jpg
    国民党军阀"宁夏王"马鸿逵
    10.jpg
      1949年7月12日15时,第一野战军各兵团对被围在强家沟一带的国民党军发起总攻,激战至20时,歼其大部,余部南渡渭河,被第1兵团歼灭于眉县地区。随后,第18兵团进至罗局镇一带,准备迎击“二马”集团反扑。第1、第2兵团乘胜西进,至14日,先后攻占蔡家坡、岐山、凤翔、宝鸡和益门等城镇。退守永寿、彬县、崔木镇等地的“二马”集团未敢出援,后撤平凉地区。
    11.jpg
    驻扎在强家沟村五组的国民党38军军官们
    12.jpg
      第一野战军歼灭国民党军胡宗南集团3个军和马步芳部1个军共4.4万余人,缴获各种火炮180余门、轻重机枪960余挺、骡马1500余匹,解放了陕中广大地区,完全割裂了胡宗南、“二马”两集团之间的联系,为尔后各个歼灭两集团主力创造了有利条件。
      扶眉战役结束后,在人民解放军的追击下,胡宗南残余部队退守汉中,最后撤到成都。在解放大西南战争中,胡宗南在蒋介石的安排下,逃到台湾。
    13.jpg
    兵敗逃到台湾的胡宗南与蒋介石
      据强家沟村里老人们说, 打仗结束后,土壕、坑道、路上、田地、村庄到处惨不忍睹,血流成河,尸体遍地、伤病员的伸呤声、求救声,声声催人泪下,怎赖主力部队已去追击逃敌,无力清理战场。战争结束后的第三天,人民解放军开始清理战场,牺牲的战士,不论是解放军战士,还是国民党军队,都就地掩埋,能找出姓名的战士作了记录,并动员老百姓用担架将伤病员抬走,进行医治。
      战争结束后的两三年内,凡是掩埋尸体的地方,尸体发腐、糜烂,庄稼长的特别旺盛,由此可以判断,这是掩埋尸体的地方。许多农民在庄稼地里就曾捡拾过许多子弹壳,这都是战争留下的遗迹。战争过后,战场还留下不少手榴弹、炮弹、子弹等,那时人们对这些武器的知识了解很少,不少人应拆卸这些武器发生爆炸而丧失生命或留下残疾,强家沟二组、四组两个少年在二组碾盘上砸掏手榴弾中炸药时炸伤下体,险些丢了性命。
      窑庄街东头的窑洞里,遗弃了五、六个国民党的伤病员,疼痛难忍,日夜哭喊,悲惨凄凉。处于同情心和怜悯心,几位老人还曾经给这些国民党伤病员端饭吃,送水喝,最后几个较重的国民党的伤员,伤口糜烂,臭气熏天,最后死在窑洞里,后被就地掩埋。
      你想,在以强家沟为中心,长约十多华里,宽约5华里的狭长地带,双方几十多万兵力对抗,轮番冲锋,一波一波倒下,一波一波又冲上,其战斗激烈残酷程度不亚于台儿庒抗日战役,可谓胜利之路是将士的累累白骨铺就。扶眉战役,双方共伤亡近50000人,其中国民党军队43620人,解放军重伤员4300余人,壮烈牺牲3000余人。1955年9月27日,经陕西省宝鸡专员公署批准,在眉县常兴火车站附近修建了“扶眉战役烈士陵园”,动员干部、群众,经调查核对,安葬烈士623名,凡留有姓名者,在墓前立一石碑,镌刻了烈士姓名。
    14.jpg
      当时敌我双方战斗残烈死伤严重
    15.jpg
      在“扶眉战役烈士陵园”内埋葬着一为名叫栗政通的烈士,他就是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栗占书的叔父栗政通,他生于1917年,河北省平山县北冶乡杜家庄村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1937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侦察员、连指导员和营长等职。参加过陕北南泥湾大生产运动和闻名于世的“南征北战”,属王震司令员领导的“359”旅,在“扶眉战役”中属西北野战军王震司令员领导的第一兵团,主要是在渭河以南地区完成歼敌任务。在完成追击、歼敌任务中,栗政通同志英勇善战,冲锋陷阵,猛追猛打,在围歼眉县马家山逃敌的战斗中,光荣牺牲。
    16.jpg
    栗占书叔父栗政通遗容
    17.jpg
    竖立在常兴烈土陵园中的栗政通烈士
      1950年出生的栗战书同志在2000-2003年担任陕西省西安市市委书记时,曾与他的姑姑等专门来“扶眉战役烈士陵园”瞻仰过栗政通烈士的墓碑。历史有时就是这样的巧合,65年前,陕北红军的创始人习仲勋协助彭德怀司令员组织、指挥了著名的扶眉战役,栗战书同志的叔父栗政通烈士为解放大西北献出了宝贵的生命。65年后,习仲勋的儿子习近平担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栗政通同志的侄儿栗战书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成了习近平的“大管家”,习、栗两家两代人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中国人民的建设事业作出了巨大牺牲和贡献,成为历史佳话,并将彪炳千古,激励后人。
    18.jpg

    19.jpg
    栗战书与栗政通叔父的亲朋在烈士陵园祭奠
      1988年, 扶眉战役强家沟战斗中壮烈牺牲的高增岳的子女前来扶眉战役烈士陵园拜谒父亲,但找不到任何记载,就连姓名都没有找到,烈士的后代只好失望而归。得到此消息后,候省彦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便开始寻找高增岳烈士资料及英雄事迹。经反复考证后,时任33团副团长高增岳于1949年7月12日,在强家沟阵地牺牲。高增岳烈士时任第一野战军第二兵团等11师33团副团长。
    20.jpg
      军旅老作家侯省彦写了许多包括扶眉战役的解放大西北的革命战争书籍。候省彦还从许多老战士回忆录、当时随军记者的报道以及军史资料等字里行间中寻找烈士的姓名、部队番号、英雄事迹。32年来,他克服重重困难,寻找烈士50多位,并将战役中牺牲的数千名烈士的生平简介和英雄事迹撰写出50余万字史书——《不朽丰碑》,抚慰了烈士的在天之灵。32年来,候省彦呕心沥血,著成《难忘的扶眉战役》《扶眉战役故事》《扶眉战役》《永远铭记》《军魂永存》《鏖战扶眉》等十余部,计200多万字,为传播革命火种,传承先烈精神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21.jpg
      老战友和记者们在一起座谈,回忆在強家沟战斗中牺牲的33团副团长高增岳英雄事迹,为《扶眉战役》电影提供素材。
    22.jpg
      以栗政通、高增岳等英雄为原型的巜扶眉战役》电影纪录片已经开机,强家沟为扶眉战役主战场的史实将进一步被印证和传扬。
    24.jpg
      我的同学,咸阳市农行冯武林说,他老爸1949年6月5日南下西进到武功,7月10日重新解放武功并参加扶眉战役,转业参加武功建设七十年,现健在享年九十七岁。存有解放西北纪念章。
    25.jpg
      我的西安朋友吴威之说父亲吴瑞成,1929年12月21日生,2017年12月13日去世,他也参加了扶眉战役,亲身经历见证了解放军的勇猛、国民党军的狼狈溃败和战争的死伤人命的残酷。
    26.jpg
      吴威之说:"2016年我带着父亲前往烈士陵园祭奠英烈!当时父亲年岁已高看到牺牲的战友陵墓泪流满面,久久说不出话………"
    27.jpg
      吳瑞成老人和参加扶眉战役的战友们
      为了纪念在扶眉战役中牺牲的革命先烈,宝鸡市人民政府建设了扶眉战役烈士陵园。园区内松柏挺秀,绿草如茵优雅而肃穆,在苍松翠柏丛中安葬着烈士的忠骨。花岗岩群雕包括彭总雕像、烈士雕像、将军雕像以及战役群雕。“扶眉战役烈士陵园”是扶风、岐山、眉县及宝鸡地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年清明节,三县县委和人民政府都要组织中、小学生进行祭奠,缅怀先烈,教育后人。
    29.jpg
      2017年,强家沟一些热心人根据村民群众的口口相传,研讨挖掘了1949年7月发生在强家沟及其周围的战事,书写竖立起了这一庄严肃穆的强家沟扶眉战役主战场水塔墙体地标。大家还设想,若能得到政府民政部门的重视支持,将对其进行完善,在水厂内外墙上绘画简介和战斗景像,里边场地竖立栗政通营长、高增岳团长塑像等,以增强一些直观效果和吸引力,那就就更好了。
    30.jpg
      扶眉战役,有关史书最早叫扶眉歧战役,罗局镇就是与强家沟相邻的岐山县枣林镇一个大村子,而这里也发生过非常残烈的战斗,为什么后来正式称为扶眉战役,当时具体决策缘由不得而知。但以我猜想有三,一是整个战役从打仗区域比例上,扶风县有强家沟、豆村、高望寺(安上)村,眉县有塬上邓家塬,塬下有杨家村、马家村、火车站,岐山只有罗局镇阻击战。二是【扶眉战役烈土陵园】选址在眉县常兴,邻近扶风地域。三是战役中牺牲最高的解放军长官为33团副团长高增岳,团长所在的阵地肯定双方投入兵力多,人多,场面大。我们把【扶眉战役主战场】标志墙牌竖在强家沟,原因在出于上述理由。当时的战役格局强家沟是中心焦点,国民党军团驻守在此,解放军东边从高望寺,西边从罗局镇,北边从益店镇合围进攻夹击,南边是北塬及塬下渭河阻挡。无可置疑在强家沟这个地方,双方兵力、战况、伤亡都是最多,最残烈。村里许多老年人都回忆,遍地尸伤员、炮壳.子弹。强家沟二组二队庄子西边城壕几个窑洞,打仗住满了伤兵,战斗刚结束时,满衔国民党遗留伤兵向村民二三个大洋讨一个馒头吃。1955年给常兴烈士陵园迁尸时,二组场面简易棺材放满了。史书和人证均证实强家沟是扶眉战役的主战场。

    微信图片_20191104151022.jpg
      扶风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新龙到此参观调研
     
      青年人学习瞻仰先烈事迹
      今年7月是扶眉战役强家沟主战场战斗胜利70周年,强家沟民众打起横幅纪念祭奠。
      强家沟村老书记强宏旭与村民座谈回忆战事、缅怀先烈。建议政府重视支持旧址扩展,希望能列入《扶眉战役》电影纪录片的拍摄內容。
      今日令人感慨的是,时过境迁,国共两党七十年这场战役不久就相隔海峡两岸,现在民进党闹台独,国共两党都坚持一个中国的"九二共识",相逢一笑泯恩仇了,可他们将士的战争遗骨在大陆粗略想也有几万人吧,都还在荒郊野外,魂魄飘荡,真是悲哀呀!竖起扶眉战役强家沟主战场地标,我们不仅是要缅怀解放军阵忘将士,奠祭他们永垂不朽,同时也得向那些国军阵亡同胞的野魂烧点纸,点柱香,说声你们在九泉之下安息吧!
    31.jpg
      鸣谢提供历史战斗故事的各界人士;
      鸣谢关注支持的各级政府和部门领导。
      鸣谢参考引用素材资料的网站刊物;
      谨以此文纪念扶眉战役70周年
      完稿于公元二0一九年六月二十二日
    (责编 邓晓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